原标题:墨西哥为挺国电不惜牺牲绿电   墨西哥总统洛佩斯近期将最新整改方向瞄准电力市场,计划进一步强化并巩固墨西哥国家电力公司(CFE)的市场地位。   洛佩斯12月22日发表公开讲话,称墨西哥多年来的政策,未能使CFE得到公平的对待,其在本土电力市场的份额持续缩水,希望通过接下来的改革提振CFE。   《金融时报》指出,CFE在墨西哥拥有庞大的发电量和全部的输配电系统,同时还是国家电网唯一运营商,提供发输配电一体化服务。但之前的墨西哥政府于2013年启动能源改革之后,墨西哥成立了国家能源控制中心(Cenace),并鼓励私有资本参与发电业务,终结了CFE“一家独大”的局面。   作为2013年改革的强烈反对者之一,洛佩斯强烈呼吁重振CFE,并承诺在他2024年任期结束时,将CFE在墨西哥发电市场的份额从目前约56%增至70%,同时通过债务重组的方式改善其惨烈的财务状况。   路透社援引CFE前任负责人Manuel Bartlett的话称,他的任务之一就是“挽救CFE”,该公司今年第三季度利润下降了81%,负债高达190亿美元。   事实上,CFE已经在洛佩斯政府的授意下着手制定改革计划,而这份电改新政将影响墨西哥供电量占比达12%的发电商,其中可再生能源发电商首当其冲。   墨西哥《每日报》消息称,CFE早前已启动法律行动,试图废除其认为在经济上不利的所有合同,包括管道基建、可再生能源等,同时CFE还计划向入网的私有发电商加收输电费用。   据了解,墨西哥独立发电商向私人客户供电时仍然依靠国家电网,因此需要向CFE支付一定比例的输电费,但根据改革后签订的合同,这些发电商有权要求CFE为其提供50%的折扣,这始终是CFE的一块“心病”。   彭博社指出,CFE认为去除“心病”最有效方式就是“涨价”或“撤销”,该公司还在寻求取消一些自给自足式电力合同,这些合同使私营发电商可以利用自己的太阳能或风能设施自行供电。目前,墨西哥电力中只有约6%来自可再生能源,但其发电成本几乎不到燃气或火力发电的一半,这使得清洁廉价的可再生能源电力,在墨西哥越来越受推崇。   墨西哥风能协会(AMDE)副主任Julio Valle指出,墨目前运营中的自给自足式电力合同,投资规模达162.3亿美元,其中57%是可再生能源,“此时任何限制或取消,都将给墨西哥电力市场带来冲击,而最终受害最深的是消费者”。   CFE的电改计划将使得其在国家电网的运营和监管上拥有更大发言权,而且在将电力分配到电网中还将优先于私营发电商,Cenace和墨西哥能源监管委员会(CRE)的权力也将被大大虚弱。   CF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愿意以重塑CFE市场地位为前提,进一步扩大与Cenace和CRE的合作,包括限制允许入网的可再生能源电量比例。“我们一直在给私营公司的发电业务进行补贴,我们寻求与这些公司平等的发展机会。”CFE发言人Luis Bravo称。   事实上,CFE的业务规划就没有涉及可再生能源。根据其6月公布的电力装机扩大计划,旨在拥有并运营13吉瓦的新增电力装机,但其中并无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身影。据悉,CFE计划恢复5个设施的发电业务,其中包括一座装机750兆瓦火力发电站,3座循环燃气发电设施,这5个设施总发电量达2.76吉瓦。   CFE负责人Manuel Bartlett曾透露,暂时不会进行清洁能源拍卖,也无可再生能源业务规划。   墨西哥政府为了巩固CFE的地位,不惜以牺牲绿色电力事业为代价,已经引发了普遍不满。墨西哥商业游说组织“领先商会”(CCE)日前致信墨西哥能源部长纳莱,呼吁政府尊重已订立的合同,并强调电力供应必须依据合同条款,特别是输电费。   墨西哥前能源规划副秘书长Verónica Irastorza坦言:“削减可再生能源电力,只是让墨西哥失去使用更清洁、更廉价电力的机会,有弊无利。” (责任编辑:DF515)